资本寒冬中的幸存者?e签宝能否代表整个电子签名市场
2018-09-13 10:31:20
  • 0
  • 0
  • 0

因聘请的部分老师随意使用公章更改合同条例所带来的损失,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深深困扰着学天教育总经理周永成。

除此之外,用“纸质合同+邮寄”的方式完成异地合约签署,不仅拉低了其公司的签约效率,寄送成本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即便是完成签约之后,合同的保管以及产生纠纷之后复杂的公证流程,同样也是他们需要面对的难题。

这一切烦恼,直到周永成接触e签宝之后终得以破解。

基于密码学技术的电子签名,取代了原先其难管理,易被盗用、伪造的大铜章,降低了公司因伪造签名带来的损失。

云端加密技术则降低了,因相关员工肆意更改合同带来的风险,当用户签署合同后,合同将以pdf文档的形式存储在云端,同时按照算法计算保存代码,这种算法还可帮助验证文件是否被改动。

而e签宝的数据存证、取证前置等工作,还可以还原“现场”,提供证据报告,进行在线仲裁。

从电子签名到文档归档管理、从存证保全到司法出证,e签宝提供了一套完整的电子签名生态服务。

根据艾瑞咨询今年7月发布的《2018年中国第三方电子签名行业研究报告》,目前在第三方电子签名行业,e签宝日签署量已达2000万,上上签和法大大分别为1000万左右,仅这三个“头部玩家”的日签署量就占据了行业近九成份额。

资本寒冬,似乎也并不影响这个行业。

今年年初,e签宝宣布完成B1轮1.5亿人民币融资,随后,行业其他玩家也相继完成融资。

从三家头部企业的融资轮数和融资额度来看,电子签名行业仍处于快速发展阶段,但已逐渐迈入行业发展的中后期,未来行业将进一步向头部聚集。

e签宝创始人兼CEO金宏洲

“e签宝将在今年年内完成新一轮融资,”不久前,e签宝创始人兼CEO金宏洲在接受采访时说道,可以猜测,这笔融资金额也不在少数。

2002年,当时《电子签名法》尚未颁布,金宏洲和曾与马云共建中国黄页的何一兵,在杭州成立了杭州天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经过一年多的研发,天谷信息开始做签章软件,这是当时国内成立最早的一个电子签章系统,主要服务于政务和银行,比如说与浙江省工商局的合作,可帮助他们快速处理每年的证照年检。

十几年过去了,“行业鼻祖”e签宝依然是电子签名行业的“头号玩家”。

截至2018年7月,e签宝已经和支付宝、钉钉、阿里云、用友云等平台展开了深入合作,服务企业用户150万家,个人用户1.2亿,累计签署量超42亿次。

“我们现在是浙江省政府‘最多跑一次’政策的电子签名唯一提供商,”金宏洲告诉我们,通过e签宝,用户可以在线完成工商注册、电子证照、社保证明、资格证书等申请。

而e签宝针对区块链技术的研究也比大家想象得早。

早在2015年,公司就成立小组对区块链技术进行研究,并将其应用到电子签名跟数据存证领域。

如今,区块链技术在e签宝产品中的应用场景包括版权保护、在线签约、网页取证、电话录音、邮箱存证等。

金宏洲曾说过,未来3-5年才是电子签名真正大众化爆发的元年,而当下资本的突然进入或许会加速这一天的到来。

在2018年之前,电子签名领域的融资主要集中企业初创期,而现在翻阅数据资料便可看到,这个领域获得融资的企业在大幅减少,整个行业的资源和资本正向着三大巨头集中。

在资本的主导和助推下,商业淘汰正改变着行业格局,电子签名行业的“马太效应”,逐步显现。

对于电子签名行业的其他玩家来说,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e签宝创始人兼CEO: 金宏洲

Q:电子签名行业,国内跟国外相比,商业模式上会有哪些不同?

A: 第一点,在技术上,美国电签跟中国电签本质是有差别的,中国更靠欧盟那一套,比如说在技术安全性上,我们对CA这一套机制的需求要求更高;

第二点, 在美国市场是先做2C再做2B,我们中国是先做2B再做2C的,现在才往2C方向走,比如说,美国市场的第一波客户是一些个人专业用户,像是房屋中介,随后才逐步被社会所接受,渐渐企业也开始用电子签名,用到企业。

而我们则是先做政府,做一些大的企业,头部再往下渗透。

Q:区块链技术给这个行业有带来一些明显的变化么?大概多久能完全实现?

A:在电子签名行业,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只是用做存证,但是分布式的区块链会降低效率,而且现在也没有真正地实现去中心化,很多时候它实际上还是存在单点的中心,我觉得不是真正的区块链。

而且我们现在做的区块链存证,只是比较浅的去应用区块链。更深层次的,比如说基于区块链网络的智能合约,真正的智能合约,那才是一个可能未来它有价值的地方。

比如说你要把客户的交易场景都用在区块链上才是合适的,但现在来讲还是受制于区块链的整个技术能力,还是有瓶颈,要实现的话我觉得还要几年。

文章 ∣ 长右 二楞

责编 ∣ 冉遗

©本文版权归“锌财经”所有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