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租车,会是下一个瑞幸?
2020-07-22 20:59:20
  • 0
  • 0
  • 0

文/周雄飞

编辑/大风

这场关于神州租车长达4个多月的“卖身”终于落下了帷幕。

7月20日晚,神州优车发布公告表示,将以每股3.1港元的价格向江西井冈山北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北汽)及其指定的第三方转让其参股神州租车不超过4.43亿股股份。

神州优车公告北汽收购神州租车事宜 图源网络

神州租车,曾被陆正耀视为出行业务中的重要基石,但在其被罢免董事长后,成了他急于套现的“弃子”。而让他或许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样一枚“弃子”,却成了上汽和北汽竞相争夺的“香饽饽”。

就在靴子落地前几个小时里,北汽和上汽对神州租车的博弈还在继续着,甚至有网友表示:就像看连续剧。

上汽首先宣布终止收购神州汽车的股份,几乎同时,北汽集团宣布将重启收购神州租车股份计划;而作为“当事人”的神州租车在平复先悲后喜的刺激后,发表声明表示已停牌;紧接着,上汽对终止收购进行了官方解释,最后神州优车作为持股方,官宣确认北汽收购神州汽车事宜。

至此,神州租车在兜兜转转四个月后,最终还是被北汽收入麾下。现在看来,这场交易无论对北汽,还是对神州租车来讲,都是双赢的。

一波三折的“卖身”

随着瑞幸咖啡4月自曝之后,同为神州系的神州租车也走上了“卖身”之路。

但没有想到的是,它“卖身”的第一步竟是“碰瓷”。

4月9日,一则“疫情冲击下的携程,正在洽谈收购神州租车”的消息被放出,对此携程方面很快就出来辟谣为假消息。而就在第二天,有媒体发布消息,称吉利集团正在洽谈收购神州租车,但同样的是,吉利也否认了这一消息。

吉利否认收购神州租车 图源网络

24小时不到,神州租车就被“贱卖”了两次。

在此之后,有业内人士对此表示,这是陆正耀想通过发布收购消息使神州租车的股价提振,从而套现。但他最后等到的不是股价上涨,而是神州租车的自认“冤枉”,表示对此前收购消息并不知情。

虽然“碰瓷”并未成功,但陆正耀并没有放弃变卖神州租车。

4月16日,神州租车发布公告称,华平投资已与神州优车沟通好买卖协议,前者将通过两次收购来完成对神州租车的收购。

但收购只走完了第一阶段,在一次神州优车董事会上有2名董事对华平收购神州租车投了反对票,会后他们对媒体表示“本次交易的价格不能真实地反映神州租车价值。”

换句话说,就是钱没有给够。

另外,神州租车终止与华平的收购或许还有其他缘由。黎辉,曾是华平投资的操盘人。他原本和陆正耀、刘二狗是神州“铁三角”,并在2012年将神州从上市失败的深渊边缘拉了上来。但因瑞幸造假一事,这个铁三角也随之破裂,甚至反目成仇。

就这样,在神州租车和华平投资“谈崩”之后,陆正耀很快“抱住”了北汽的大腿。同天,神州租车表示已与北汽集团签订一份战略合作协议,北汽将收购其不多于4.51亿股的股份。

6月1日,神州租车宣布和北汽签订了合作协议 图源网络

但值得玩味的是,这份协议是不具有法律效应的,正因为这样,想要套现的陆正耀不仅可以选择出钱更多的买家,同时也不用负任何法律责任。

一语成戳。

就在本月初,上汽集团和神州租车联合发布消息,表示上汽香港与神州租车签署了《收购要约》。据要约内容,上汽香港将收购神州汽车已发行股额的28.92%。相比之下,北汽仅收购不超过21.26%的股份,在陆正耀看来,上汽自然是更好的买家。

然而,风水轮流转,就在陆正耀打好“算盘”时,上汽却终止了收购计划,就像之前神州租车拒绝北汽一样。

昨日,上汽集团发布公告称,终止之前与神州租车签署的收购协议,“双方未达成一致的先决条件,主要是关于神州租车未来运营方面。”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在2020年股东大会上如此解释。

上汽终止对神州租车的收购公告 图源网络

就在陆正耀为之感伤时,一个戏剧性的事情出现了,之前被“套路”的北汽重启了对神州租车的收购,随后神州优车的公告坐实了这一消息的真实性,在交易结束后,北汽将成为神州租车的最大股东。

一天之内,陆正耀在经历了先悲后喜的刺激后,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期待已久的入主

用13.73亿港元的价格收购神州租车,对北汽来说是一笔好生意。

“北汽收购神州租车,其实就是看中神州租车在租车领域的行业龙头地位,并想借此加快自身在出行领域的布局。”一位业内人士对媒体表示。

不得不说,神州租车有这个实力。

神州租车成立于2007年,并于7年后上市。据相关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年底,神州租车的业务已遍布443家门店及2176家自助点;另外,车队总规模也在2020年3月达到14.17万辆。

神州租车门店 图源网络

相较于神州租车,早在2015年就开始在出行市场布局的北汽却发展的略显不足。

2015年,北汽推出了绿狗租车,主打分时租赁业务模式,但发展不到三年,沦落到资不抵债的境地,最后不得不通过脱手转让来止损。

虽然首战出师不利,但北汽并没有就此放弃。

两年后,华夏出行成立,旗下共享汽车租赁服务平台很快入驻全国50个城市。虽然比第一次进展顺利,但今时不同往日,彼时各大车企都在出行领域你争我赶,比如吉利旗下的曹操出行、首汽旗下的GoFun出行等。

相比之下,华夏出行并不占优势,北汽急需一个成熟的出行平台助力。

而神州租车就可弥补北汽在出行业务上的短板,从而形成造车到汽车租赁的闭环。“此次成功收购神州租车后,北汽的业务模式将发生迭代,从传统整车车企向出行服务商的转型。”一位汽车分析师对锌财经表示。

图源网络

而北汽为了完成这一步,和神州优车的合作很早就开始了。

今年4月,北汽和神州优车联合宣布,双方将通过车辆采购、汽车新零售、技术合作和金融服务等方面达成合作。除此之外,在2018年北汽和神州优车就宝沃汽车进行了合作和交易。

或许正是这样,北汽更加明白神州租车对自身发展的价值,因此可以不计前嫌的重启了收购。

神州租车“虎口”逃生

对于神州租车来说,被北汽入主也许是最好的归属。

7月20日晚,神州优车刚发布神州租车被北汽收购的消息后,几乎同时,神州优车也通报了由于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消息。

这对自6月停牌的神州优车来说,无疑又是一次打击。截止6月30日停牌前,股价再次创新低,收盘每股仅为2.25元,较最高点暴跌84.67%。

神州优车股价 截图自同花顺

可想而知,假设神州租车仍处于神州优车旗下的话,那势必会受到不小的牵连,除此之外,它还将会被瑞幸事件所牵连。

有业内人士对媒体分析表示,由于瑞幸咖啡自曝后“余震”仍然存在,如果神州租车还在神州系中,那将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其中就包括会遭受到部分金融机构的挤兑,消弱取得资金和运营的能力。

而这个影响,对于以重资产租车为商业模式的神州租车来讲,将是致命的。

其实,神州租车确实已负债累累。根据财报数据显示,自2014年上市以来,有息负债规模已从36.1亿元增至148.8亿元。在2020年一季度,公司营收为13.25亿元,较同期下降28.3%,净亏损也已达到1.88亿元。

幸运的是,随着北汽对神州租车收购的完成,这些问题或许可以得到解决。

首先,在收购完成后北汽将成为神州租车最大的股东,陆正耀等神州系将全面退出,这也意味着神州租车在此之后不将受到瑞幸和神州优车等公司的不利影响。

其次,原本卖给神州优车的宝沃汽车最后还是回到了北汽的手中,同是“一家人”的神州租车也不需要通过购置车辆来满足自身在市场中的发展,而是可以在北汽和宝沃汽车的联合助力下,来稳固自身的优势地位,从而使资金流尽快回正。

图源网络

综合来看,北汽收购神州租车不仅让自身的出行板块得到的有利的补充,另一方面,也算是北汽将神州租车从“虎口”中拯救出来,达到了一个双赢的局面。

目前,虽然并不清楚北汽和神州出行的合作会有怎样的效果,但可以肯定的是,神州租车将不会成为下一个瑞幸。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